營養師今天不談營養,來聽個故事吧~

營養師今天不談營養,來聽個故事吧

在我的記憶裡,假日,是朋友們相約打籃球、玩撞球、騎鐵馬冒險的好日子,但總會有個聲音直接拒絕好友說:「你們去吧,假日我無法。」,並不是我想耍孤僻,實際上是,家裡粗活需要有人幫忙,而我的國、高中時期都是這樣過來的...

『浸泡蝦池的青少年』
家境的關係,課後的我,總是在養殖蝦池裡,小小的身軀得揹著重達10多公斤的飼料,沿著蝦池周圍,邊走邊往蝦池裡面撒著蝦飼料,期望蝦子們快快長大。

颱風來時,為了預防蝦池因雨水溢出,小小的身軀也必須跟著爸爸一樣穿著全身「水褲」走進蝦池,用手清除排水管處的阻塞物。當蝦子生病時,和父親一同進入蝦池給藥也是司空見慣的事。

當蝦苗健康長大成可食用的蝦子時,雖然心裡會比較高興,但專門運送蝦子的大車(盤商)會來到蝦池,我和哥哥得變成了搬運工,哥倆合力用盡氣力用半搬半甩的方式將60公斤的蝦籃甩上車,一天下來常常要休息個好幾天才能真正恢復。

『與土地玩耍的青年』
後來,因為養殖環境惡化及租約到期,父親改種農作物。家裡曾經照顧過的農作物不勝枚舉,有木瓜、絲瓜、小黃瓜、大黃瓜、香蕉、茄子、四季豆、長豆、珍珠苦瓜、黃秋葵等等,當朋友花時間與女朋友相處時,印象裡的自己常是在果園裡與農作物們培養感情,直到現在,每次回屏東時,我還是會跟著父親到田裡看看瓜果。


『無心插柳的選擇與營養師的蛻變

老實說,一開始營養系只是拿來湊志願數的選擇,但隨著書讀得越深入,漸漸發現自己對營養其實充滿熱情與濃厚的興趣,也更憧憬穿上白袍的自己。

記得,小時不懂事的我,面對朋友問起家裡是在做什麼工作時,常會因自卑而畏畏縮縮,不敢說出實情。當時的我不了解農業的重要,只覺得務農似乎是無法讓我昂首的事情。

而真正發現務農的好處,卻是拿到營養師執照,開始執行營養教育與建置新食圖的原態食物時,才發現自己的農業知識較其他人豐富,更驚覺農業其實是食材選擇的基礎知識,這對於我在進行如何選食與如何辨別什麼是好的食材營養推廣時,有非常大的助益。

『持續的學習型營養師才是真正的營養師』
後來食安風暴,讓我體悟自身對於食品安全知識的不足,而積極進修「危害分析與重要管制點(HACCP)」的課程,更擔任中華食品安全管制系統發展協會中區食品業者教育訓練班導師的職務。

在課程教學及與食品業者交流時,我發現食品加工業者有時會為了要維持食物營養或加強食物保存的安全,而進行食品加工,比如說牛奶與奶粉就是不同形式,但營養價值其實相差不多的最佳例子;以及亞硝酸鹽的添加是為了避免致毒性高的肉毒桿菌生長的原因(當然,劑量跟種類要管控),所以不是所有的加工食品都是不好的。

而談到食品安全,可不是光靠「檢驗」就能解決的事,其專業知識內涵、法規的充分掌握與了解,乃至實務執行難度,而除了專業,還需體察業者的實際情況與使用者的想法,才能真正實踐食安與營養的真義,這些都是在我接觸食安之前所意想不到的收穫。

我認為「食安」「營養」雖是不同分支的學問,卻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兩者都從食物為源頭,殊途同歸都要吃下肚,只是一個著重「吃之前的食物本體」,一個強調「吃之後對身體的影響」,但我思考的是消費者如果連吃之前的食品安全都有疑慮,又怎麼能顧到吃了以後的營養呢? 

所以,我從自身做起,要求自己成為一位食安營養兼具的營養師,說消費者聽得懂的話,將營養融入生活。

故事說到這裡,我先去報效國家,未完待續......

           

新營養食代團隊營養師 陳柏鈞 撰文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營養師破迷思-鷹嘴豆、雪蓮子、天山雪蓮是同樣的食材嗎?

黑米?紫米?吃的究竟是啥米?

營養師說食材--蔓越莓乾

營養師破迷思:喝早餐店的奶茶真的容易引起腹瀉?

營養師報你知--營養標示參考值新標準

人魚線營養師的養成之路-新食記運動【飲食篇】

手搖飲的『甜』度大揭密